首页 > 以案说法

天津百利展发集团有限公司与那某某劳务派遣合同纠纷检察建议案

发布时间:2018-11-16  【字号: | |

【要旨】

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在办理案件过程中,依法对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执行展某某与王某某赡养纠纷一案的执行活动进行了审查,发现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在执行该案中执行行为存在违法情形,依职权启动监督程序。

【基本案情】

案件当事人:天津百利展发集团有限公司(一审原告、再审申请人)

案件当事人:那某某(一审被告、再审被申请人),男,1992813日生,满族,住河北省承德市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新拨乡旧拨村旧拨大营子37号。

案件当事人:项某某(一审第三人),男,1975917日生,蒙古族,住天津市宁河县岳龙镇胡家甸村一区814号。

案件当事人:刘某某(一审第三人),男,1980917日生,汉族,住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34号。

天津百利展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利展发公司)与项某某、刘某某所开的天津鹏鹰劳动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鹰公司)签订了一份《保安服务协议》,协议约定由鹏鹰公司向百利展发公司委派保安若干名,如发生工伤事故由鹏鹰公司承担,协议签订后,鹏鹰公司向百利展发公司派出那会艳(那某某之父)等人,20143155:40许,那会艳突发心脑血管疾病于当天死亡,武清劳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认定那会艳工伤,武清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百利展发公司与鹏鹰公司共同承担各项赔偿费用共计572793.33元,百利展发公司不服武清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的仲裁裁决书,向武清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武清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后认为百利展发公司无正当理由未按时到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三条之规定“原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按撤诉处理;被告反诉的,可以缺席判决。” 2015228日以(2014)武民一初字第7251号裁定书裁定对百利展发公司按撤诉处理。百利展发公司不服武清区人民法院(2014)武民一初字第7251号裁定书,于2015415日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后认为,武清区人民法院裁定按撤诉处理并无不当,于2015911日以(2015)一中民申字第0056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百利展发公司的再审申请。故百利展发公司来武清区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

武清区人民检察院调取了武清区人民法院相关的案卷材料,经审查发现武清区人民法院在审理该案过程中是适用普通程序审理,但武清区人民法院的案件卷宗中以及送达回证上没有向百利展发公司送达告知开庭时间、地点等信息的开庭传票,且武清区人民法院审理该案的实际开庭时间与在人民法院报上公告开庭的时间不一致。

【争议问题】

是否向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制发执行监督检察建议。

【评析意见】

结合本案的办理情况以及取得的社会效果,主要体现了以下几个方面问题:

1、在办理当事人申请监督案件过程中发现同级人民法院审判程序存在违法情形,是否应当主动进行监督?

根据《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试行》第二十三条之规定,民事诉讼监督案件的来源包括:(一)当事人向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二)当事人以外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向人民检察院控告、举报;(三)人民检察院依职权发现。本案来源既是武清区人民检察院在办理当事人申请监督案件过程中“依职权发现”的,本案通过“依职权发现”很好的纠正了武清区人民法院在审判程序方面存在的不规范问题。当前检察机关民行案件的来源主要是当事人申请监督,依职权发现相对被“弱化”,检察机关作为国家法律监督机关,有义务维护法律准确运用和审判程序公平、公正。这就需要检察机关综合运用“当事人申请监督”和“依职权发现”两种案件来源渠道,切实把《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试行》赋予检察机关的权力发挥到最大。强化“依职权发现”监督手段,需要检察机关提高对案件审查的质效,注重案件细节审查,同时检察机关也要严格规制好“依职权发现”的权力边界,保证法律准确高效运行。

2、人民法院适用普通程序审理案件,能否不向当事人送达开庭传票而是用电话或其他形式通知当事人开庭时间、地点等开庭信息?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55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按照普通程序审理案件,应当在开庭三日前用传票传唤当事人。对诉讼代理人、证人、鉴定人、勘验人、翻译人员应当用通知书通知其到庭。当事人或者其他当事人在外地的,应留有必要的在途时间”。从上述条款可以看出,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人民法院应当在开庭三日前用传票传唤当事人,因此本案中武清区人民法院未在开庭三日前以“传票”的形式通知百利展发公司开庭不符合法律的规定。在当前的司法实践中,人民法院适用普通程序审理案件存在以电话通知形式通知当事人开庭的情况,这虽然大大简化了通知程序,方便快捷,但是这不符合法律的规定,不仅侵犯了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也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法律的权威性。

3、人民法院在办理案件过程中更改公告开庭的时间是否应当再次进行公告?

本案原审案件在办理过程中,武清区人民法院实际开庭时间与公告开庭时间不一致,武清区人民法院在回复函中对这一问题进行了解释,因开庭当日百利展发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穆兆鹤及项某某的委托代理人范小勇,均未到庭,对此案的事实无法查清,为了查清案件事实,武清区人民法院再次通知了百利展发公司的代理人及项某某的委托代理人于2015228日上午九时开庭。但是本案中武清区人民法院对刘某某采取的是公告送达的方式,因此,武清区人民法院更改公告开庭的时间应当向刘某某再次进行公告送达,根据调阅武清区人民法院的相关卷宗以及武清区人民法院的回复情况,武清区人民法院并没有向刘某某再次公告送达开庭时间而是仅仅通知了百利展发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穆兆鹤及项某某的委托代理人于2015228日上午九时开庭,这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刘某某的诉讼权利,对该程序方面武清区人民法院存在不规范问题。公告送达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送达方式,不仅是为了完善送达程序,也是为了更好的保障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因此人民法院在适用公告送达方式时,应当更加注重对当事人诉讼权利的保障。

【处理结果】

武清区人民检察院根据查明的事实,认为武清区人民法院在审理百利展发公司诉那某某劳务派遣合同纠纷一案中存在审判程序违法情形,于2015127日以津武检民违监[2015]12011400003号检察建议书向武清区人民法院提出检察建议。理由如下:

1、武清区人民法院未向百利展发公司送达开庭传票,存在审判程序违法情形。本案武清区人民法院是适用普通程序审理,但从调阅的该案卷宗中及送达回证上没有武清区人民法院向百利展发公司送达的开庭传票以及向其诉讼代理人送达的开庭通知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55条规定“人民法院按照普通程序审理案件,应当在开庭三日前用传票传唤当事人。对诉讼代理人、证人、鉴定人、勘验人、翻译人员应当用通知书通知其到庭。当事人或者其他当事人在外地的,应留有必要的在途时间”。故武清区人民法院未在开庭三日前向百利展发公司送达开庭传票,存在审判程序违法情形。

2、武清区人民法院公告开庭时间与实际开庭时间不一致,存在审判程序违法情形。该案卷宗中,武清区人民法院向刘某某第一次送达开庭传票的时间是20141016日,传票上第一次开庭时间为20141112日上午830分。后因刘某某无法送达,武清区人民法院又于20141115日在人民法院报上公告送达开庭时间,公告上明确写明“自发出公告之日起,经过60日即视为送达。提出答辩状和举证的期限分别为公告期满后15日和30日。并定于举证期满后第3日上午9时(遇法定节假日顺延)在武清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逾期将依法缺席判决”。故武清区人民法院公告的开庭时间应为2015216日上午9时,但武清区人民法院卷宗中第一次庭审笔录上记录的开庭时间却为2015228日,这与武清区人民法院公告开庭的时间2015216日不一致,且调阅的武清区人民法院卷宗中没有武清区人民法院再次更改开庭时间的公告。故武清区人民法院未按照公告开庭的时间开庭,存在审判程序违法情形。

综上所述,武清区人民法院在审理百利展发公司诉那某某劳务派遣合同纠纷一案中适用普通程序审理此案,未在开庭三日前向百利展发公司送达开庭传票以及武清区人民法院公告开庭时间与实际开庭时间不一致,存在审判程序违法情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各级人民检察院对审判监督程序以外的其他审判程序中审判人员的违法行为,有权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检察建议”的规定,向武清区人民法院提出检察建议,建议武清区人民法院规范审判程序。

【监督结果】

武清区人民法院采纳了津武检民违[2015]12011400003号检察建议书,于20151215日,就关于审理百利展发公司与那某某劳务派遣合同纠纷一案向武清区人民检察院进行了书面回复,内容为:百利展发公司诉那某某、项某某、刘某某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武清区人民法院于2014926日受理。此案受理后,按照法律程序,对那某某、项某某、刘某某进行了合法传唤,并准备于20141112日上午830分公开开庭审理此案,但后因刘某某下落不明,对于已确定的开庭时间需要重新再定。

后武清区人民法院于20141110日,通过公告形式,送达了刘某某的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开庭传票等相关材料,该公告于20141115日刊登于人民法院报C16版,经过公告期60日及答辩期和举证期30日,届满后第三日上午九时开庭审理此案,公告届满后开庭时间为2015216日上午九时。武清区人民法院通知了百利展发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穆兆鹤、项某某的委托代理人范小勇,于2015216日上午九时到武清区人民法院民事第一审判庭,开庭审理此案。但百利展发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穆兆鹤及项某某的委托代理人范小勇,均未到庭。因双方均未到庭,对此案的事实无法查清。为了查清案件事实,武清区人民法院再次通知了百利展发公司的代理人及项某某的委托代理人于2015228日上午九时开庭。开庭当日项某某的委托代理人范小勇按时到庭,而百利展发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穆兆鹤迟到约半个小时到庭,那某某的代理律师不同意再审理,要求按撤诉处理。

武清区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三条的规定,裁定本案按撤诉处理,案件受理费10元,由百利展发公司担负,武清区人民法院于2015228日向百利展发公司送达了民事裁定书。百利展发公司不服(2014)武民一初字第7251号裁定书,并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后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了百利展发公司的再审申请。

武清区人民法院认为,经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百利展发公司申请再审的审查,驳回了其申请,所以本案不应再审,但武清区人民法院在审理程序方面存在不规范问题,今后在开庭、送达传票等程序方面应汲取教训,做到严格规范。



 

【要旨】


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在办理案件过程中,依法对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执行展某某与王某某赡养纠纷一案的执行活动进行了审查,发现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在执行该案中执行行为存在违法情形,依职权启动监督程序。


【基本案情】


案件当事人:天津百利展发集团有限公司(一审原告、再审申请人),地址:宁河现代产业区海航西路1号。


案件当事人:那某某(一审被告、再审被申请人),男,1992813日生,满族,住河北省承德市围场满族蒙古族自治县新拨乡旧拨村旧拨大营子37号。


案件当事人:项某某(一审第三人),男,1975917日生,蒙古族,住天津市宁河县岳龙镇胡家甸村一区814号。


案件当事人:刘某某(一审第三人),男,1980917日生,汉族,住天津市河北区昆纬路34号。


天津百利展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利展发公司)与项某某、刘某某所开的天津鹏鹰劳动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鹏鹰公司)签订了一份《保安服务协议》,协议约定由鹏鹰公司向百利展发公司委派保安若干名,如发生工伤事故由鹏鹰公司承担,协议签订后,鹏鹰公司向百利展发公司派出那会艳(那某某之父)等人,20143155:40许,那会艳突发心脑血管疾病于当天死亡,武清劳动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认定那会艳工伤,武清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裁决百利展发公司与鹏鹰公司共同承担各项赔偿费用共计572793.33元,百利展发公司不服武清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的仲裁裁决书,向武清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武清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后认为百利展发公司无正当理由未按时到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三条之规定“原告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的或者未经法庭许可中途退庭的,可以按撤诉处理;被告反诉的,可以缺席判决。” 2015228日以(2014)武民一初字第7251号裁定书裁定对百利展发公司按撤诉处理。百利展发公司不服武清区人民法院(2014)武民一初字第7251号裁定书,于2015415日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后认为,武清区人民法院裁定按撤诉处理并无不当,于2015911日以(2015)一中民申字第0056号民事裁定书裁定驳回百利展发公司的再审申请。故百利展发公司来武清区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


武清区人民检察院调取了武清区人民法院相关的案卷材料,经审查发现武清区人民法院在审理该案过程中是适用普通程序审理,但武清区人民法院的案件卷宗中以及送达回证上没有向百利展发公司送达告知开庭时间、地点等信息的开庭传票,且武清区人民法院审理该案的实际开庭时间与在人民法院报上公告开庭的时间不一致。


【争议问题】


是否向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制发执行监督检察建议。


【评析意见】


结合本案的办理情况以及取得的社会效果,主要体现了以下几个方面问题:


1、在办理当事人申请监督案件过程中发现同级人民法院审判程序存在违法情形,是否应当主动进行监督?


根据《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试行》第二十三条之规定,民事诉讼监督案件的来源包括:(一)当事人向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二)当事人以外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向人民检察院控告、举报;(三)人民检察院依职权发现。本案来源既是武清区人民检察院在办理当事人申请监督案件过程中“依职权发现”的,本案通过“依职权发现”很好的纠正了武清区人民法院在审判程序方面存在的不规范问题。当前检察机关民行案件的来源主要是当事人申请监督,依职权发现相对被“弱化”,检察机关作为国家法律监督机关,有义务维护法律准确运用和审判程序公平、公正。这就需要检察机关综合运用“当事人申请监督”和“依职权发现”两种案件来源渠道,切实把《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试行》赋予检察机关的权力发挥到最大。强化“依职权发现”监督手段,需要检察机关提高对案件审查的质效,注重案件细节审查,同时检察机关也要严格规制好“依职权发现”的权力边界,保证法律准确高效运行。


2、人民法院适用普通程序审理案件,能否不向当事人送达开庭传票而是用电话或其他形式通知当事人开庭时间、地点等开庭信息?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55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按照普通程序审理案件,应当在开庭三日前用传票传唤当事人。对诉讼代理人、证人、鉴定人、勘验人、翻译人员应当用通知书通知其到庭。当事人或者其他当事人在外地的,应留有必要的在途时间”。从上述条款可以看出,适用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人民法院应当在开庭三日前用传票传唤当事人,因此本案中武清区人民法院未在开庭三日前以“传票”的形式通知百利展发公司开庭不符合法律的规定。在当前的司法实践中,人民法院适用普通程序审理案件存在以电话通知形式通知当事人开庭的情况,这虽然大大简化了通知程序,方便快捷,但是这不符合法律的规定,不仅侵犯了当事人的诉讼权利也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法律的权威性。


3、人民法院在办理案件过程中更改公告开庭的时间是否应当再次进行公告?


本案原审案件在办理过程中,武清区人民法院实际开庭时间与公告开庭时间不一致,武清区人民法院在回复函中对这一问题进行了解释,因开庭当日百利展发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穆兆鹤及项某某的委托代理人范小勇,均未到庭,对此案的事实无法查清,为了查清案件事实,武清区人民法院再次通知了百利展发公司的代理人及项某某的委托代理人于2015228日上午九时开庭。但是本案中武清区人民法院对刘某某采取的是公告送达的方式,因此,武清区人民法院更改公告开庭的时间应当向刘某某再次进行公告送达,根据调阅武清区人民法院的相关卷宗以及武清区人民法院的回复情况,武清区人民法院并没有向刘某某再次公告送达开庭时间而是仅仅通知了百利展发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穆兆鹤及项某某的委托代理人于2015228日上午九时开庭,这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刘某某的诉讼权利,对该程序方面武清区人民法院存在不规范问题。公告送达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送达方式,不仅是为了完善送达程序,也是为了更好的保障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因此人民法院在适用公告送达方式时,应当更加注重对当事人诉讼权利的保障。


【处理结果】


武清区人民检察院根据查明的事实,认为武清区人民法院在审理百利展发公司诉那某某劳务派遣合同纠纷一案中存在审判程序违法情形,于2015127日以津武检民违监[2015]12011400003号检察建议书向武清区人民法院提出检察建议。理由如下:


1、武清区人民法院未向百利展发公司送达开庭传票,存在审判程序违法情形。本案武清区人民法院是适用普通程序审理,但从调阅的该案卷宗中及送达回证上没有武清区人民法院向百利展发公司送达的开庭传票以及向其诉讼代理人送达的开庭通知书,《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55条规定“人民法院按照普通程序审理案件,应当在开庭三日前用传票传唤当事人。对诉讼代理人、证人、鉴定人、勘验人、翻译人员应当用通知书通知其到庭。当事人或者其他当事人在外地的,应留有必要的在途时间”。故武清区人民法院未在开庭三日前向百利展发公司送达开庭传票,存在审判程序违法情形。


2、武清区人民法院公告开庭时间与实际开庭时间不一致,存在审判程序违法情形。该案卷宗中,武清区人民法院向刘某某第一次送达开庭传票的时间是20141016日,传票上第一次开庭时间为20141112日上午830分。后因刘某某无法送达,武清区人民法院又于20141115日在人民法院报上公告送达开庭时间,公告上明确写明“自发出公告之日起,经过60日即视为送达。提出答辩状和举证的期限分别为公告期满后15日和30日。并定于举证期满后第3日上午9时(遇法定节假日顺延)在武清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逾期将依法缺席判决”。故武清区人民法院公告的开庭时间应为2015216日上午9时,但武清区人民法院卷宗中第一次庭审笔录上记录的开庭时间却为2015228日,这与武清区人民法院公告开庭的时间2015216日不一致,且调阅的武清区人民法院卷宗中没有武清区人民法院再次更改开庭时间的公告。故武清区人民法院未按照公告开庭的时间开庭,存在审判程序违法情形。


综上所述,武清区人民法院在审理百利展发公司诉那某某劳务派遣合同纠纷一案中适用普通程序审理此案,未在开庭三日前向百利展发公司送达开庭传票以及武清区人民法院公告开庭时间与实际开庭时间不一致,存在审判程序违法情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八条第三款“各级人民检察院对审判监督程序以外的其他审判程序中审判人员的违法行为,有权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检察建议”的规定,向武清区人民法院提出检察建议,建议武清区人民法院规范审判程序。


【监督结果】


武清区人民法院采纳了津武检民违[2015]12011400003号检察建议书,于20151215日,就关于审理百利展发公司与那某某劳务派遣合同纠纷一案向武清区人民检察院进行了书面回复,内容为:百利展发公司诉那某某、项某某、刘某某劳动争议纠纷一案,武清区人民法院于2014926日受理。此案受理后,按照法律程序,对那某某、项某某、刘某某进行了合法传唤,并准备于20141112日上午830分公开开庭审理此案,但后因刘某某下落不明,对于已确定的开庭时间需要重新再定。


后武清区人民法院于20141110日,通过公告形式,送达了刘某某的应诉通知书、举证通知书、开庭传票等相关材料,该公告于20141115日刊登于人民法院报C16版,经过公告期60日及答辩期和举证期30日,届满后第三日上午九时开庭审理此案,公告届满后开庭时间为2015216日上午九时。武清区人民法院通知了百利展发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穆兆鹤、项某某的委托代理人范小勇,于2015216日上午九时到武清区人民法院民事第一审判庭,开庭审理此案。但百利展发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穆兆鹤及项某某的委托代理人范小勇,均未到庭。因双方均未到庭,对此案的事实无法查清。为了查清案件事实,武清区人民法院再次通知了百利展发公司的代理人及项某某的委托代理人于2015228日上午九时开庭。开庭当日项某某的委托代理人范小勇按时到庭,而百利展发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穆兆鹤迟到约半个小时到庭,那某某的代理律师不同意再审理,要求按撤诉处理。


武清区人民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三条的规定,裁定本案按撤诉处理,案件受理费10元,由百利展发公司担负,武清区人民法院于2015228日向百利展发公司送达了民事裁定书。百利展发公司不服(2014)武民一初字第7251号裁定书,并向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后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了百利展发公司的再审申请。


武清区人民法院认为,经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百利展发公司申请再审的审查,驳回了其申请,所以本案不应再审,但武清区人民法院在审理程序方面存在不规范问题,今后在开庭、送达传票等程序方面应汲取教训,做到严格规范。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