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以案说法

贺某某与天津某公司加工承揽合同纠纷执行和解案

发布时间:2018-12-28  【字号: | |

监督机关】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检察院

【监督方式】执行和解

【基本案情】

一、当事人基本情况

申请人(第三人):贺某某,男,1973128日生,汉族,住山东省胶州市温州路634号楼东单元101室。

其他当事人(申请执行人):天津天宝电子电缆有限公司,地址天津市武清区开发区3号路。法定代表人李建臣,董事长。

二、人民法院执行活动的相关过程和情况

2012年,天津天宝电子电缆有限公司(下称天宝公司)起诉青岛丰坤电子有限公司(下称丰坤公司)加工承揽合同纠纷案至武清人民法院。武清法院审查认定事实:20112月,双方当事人建立加工业务关系,天宝公司按照丰坤公司订单要求,为其加工制作各种规格的线缆。订单要求产品以国标为准,如对质量有异议,应在收货后三日内以书面形式提出,付款方式和期限为月结60日,逾期应支付日千分之五违约金。订单下发后双方依约履行。后经双方对账,截止到同年515日天宝公司共向丰坤公司交付线缆总价值为1789517.18元,丰坤公司先后付款494352.33元,尚欠1295164.85元未付。同年8月丰坤公司以线缆质量缺陷为由将部分线缆和生产后的成品线束运到天宝公司处,因天宝公司否认质量有问题未予签收,货物放置原告仓库内。后丰坤公司通过物流公司再次将部分货物运抵至天津,因天宝公司未取而退回丰坤公司。武清法院于20121023日以(2012)武民二初字第3091号民事判决丰坤公司给付天宝公司价款1295164.85元。后此案进入执行阶段,2013827日,武清法院(2013)武执裁字178-1号执行裁定书追加第三人贺某某、贺志成为本案被执行人,二人在抽逃出资范围内对天宝公司承担责任。该裁定书中认定:青岛日月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青日会内验字(2008)第05-03号验资报告审验截至2008325日止,丰坤公司已收到股东贺某某、贺志成缴纳的新增注册资本合计200万元,其中贺某某出资180万、贺志成出资20万元。2008326日丰坤公司将新增注册资本200万元中的195万元转出。另查明,丰坤公司多次将资金转入贺某某名下。武清法院认为,贺某某、贺志成的行为属抽逃出资行为,故将贺某某在青岛银行胶州支行的150万元存款冻结。

【监督意见】

201434日,贺某某不服武清区人民法院采取的冻结存款强制措施,来我院申诉。本院经审查认为:

1.贺某某提供的编号为青正明审字(201305034号、青正明审字(201305034-1号的两份审计报告,证实被执行人青岛丰坤电子有限公司确实对贺某某负有债务,但该审计报告并未对2008326日转出的195万元确认为还款。

另,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工商企字(2002)第180号规定的是公司借款给股东不能认定为股东抽逃出资,而本案贺某某提供的两份审计报告书均为贺某某作为股东借款给公司,故本案不能适用工商企字(2002)第180号规定。另外,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工商企字(2003)第63号规定,非金融机构的股东与公司之间如以借贷为名,抽逃出资,可依法查处。故依据上述规定,法院有权根据青岛会计师事务所的验资报告认定贺某某抽逃出资,并将其追加为被执行人。

《最高法适用<公司法>若干规定(三)》12条规定:公司成立后,公司股东、公司债权人以相关股东的行为符合下列情形之一且损害公司权益为由的,请求认定该股东抽逃出资的,法院应予支持:①将出资款项转入公司帐户验资后又转出的。《最高法<执行规定>80条规定:被执行人无财产清偿债务,如果其开办单位对其开办时投入的注册资金不实或抽逃资金,可以裁定变更或追加其开办的单位为代执行人,在抽逃范围内对申请执行人承担责任。《刑法》第159条规定:公司发起人、股东在公司成立后又抽逃其出资,数额巨大、后果严重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虚假出资金额或者抽逃金额的2%以上、10%以下罚金。贺某某的行为已经青岛日月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认定将195万元注册资本转出,故法院在其抽逃资金范围内冻结其存款并无不妥。贺某某虽称其转出资金系公司向其偿还借款,但该理由证据不足。

2.武清法院执行人员韩鹏、刘建华的上述行为并未违法法律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权合理配置和科学运行的若干意见》第7条规定:执行中因情况紧急必须及时采取执行措施的,执行人员经执行指挥中心指令,可依法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财产保全和其他控制性措施,事后两个工作日内应当及时补办审批手续。经核实,武清法院执行人员韩鹏、刘建华确实是带着空白的《执行裁定书》和《协助冻结存款通知书》前往山东办理该案,由于情况紧急在冻结存款通知书上代签了院长赵国强的署名,但事后及时补办了审批手续,该代签行为也得到了院长赵国强的追认,故申请监督人反映的上述问题并未违法法律规定。

3.武清区法院(2013)武执字第178号和(2013)武执字第178-1号执行裁定书均为武清法院执行部门出具的正式法律文书,并不存在事后伪造问题。2013827日,韩鹏、刘建华确实是在山东办理此案中,但武清区法院2013827日出具的(2013)武执字第178号执行裁定书是执行人员韩鹏、刘建华将案件相关情况从山东传真至武清法院,经武清法院合议庭会议研究决定后出具的正式法律文书,并在该执行裁定书署名该案办案人员韩鹏、刘建华的名字(打印),故该行为并未违法法律规定。

4.武清法院制发的两份执行裁定书的顺序确实是178号裁定书在先,用于冻结存款,178-1号裁定书在后,用于追加被执行人。此项措施也是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权合理配置和科学运行的若干意见》第7条的相关规定。先冻结后追加的工作方式也是为了防止被执行人在得知被追加为被执行人后转移财产,导致执行不能,损害申请执行人的利益,故申请监督人反映的上述问题并未违反法律规定。

5.本案中确实存在两份(2013)武执裁字第178号法律文书,一份为机打,一份为手写填充式。武清法院执行人员称,机打的裁定书是用于送达银行等金融机构,手写填充式的裁定书系因情况情急来不及机打,故送达被执行人的通常使用手写填充式的裁定书。两份裁定书的内容一致,均系用于冻结被执行人在银行的存款。至于两份执行裁定书中被执行人顺序不一致的问题,武清法院表示,目前法院系统文书对被执行人之间顺序并无明确要求(除原审判决明确规定了执行顺位外),故申请监督人反映的该问题并未违反规定。

6.本案中武清法院出具的三份执行裁定书分别为手写的(2013)武执裁字第178号、打印的(2013)武执裁字第178号、(2013)武执裁字第178-1号执行裁定书。两份178号裁定书中,手写一份系用于送达被执行人告知冻结其存款,打印一份系用于送达银行协助冻结被执行人存款,178-1号裁定书系用于追加被执行人。三份执行裁定书各有所用,并不违法。

7.天津市一中法(2013)一中执复字第19号执行裁定书中已确认韩鹏于2007517日被任命为天津市武清区法院执行员,其在本案中依法履行职责,并无不当。韩鹏具备执行员的资格,仍可以以书记员的身份在裁定书中署名。

8.武清法院执行局的执行根据为原审判决,本案原审判决为(2012)武民二初字第3091号,判令金额为1295164.85元。执行部门冻结贺某某存款为150万元,不仅包括原审中判决的金额,还包括本案诉讼费8228元、执行费、延迟履行的债务利息(2倍央行同期贷款基准利率)等金额,其中由于不能确定延迟履行期间,本案最终的冻结金额不确定,执行部门根据情况予以冻结,符合法律规定。

    9.天津市一中法(2013)一中执复字第19号裁定书中称:“本院认为,贺某某作为股东在增加注册资本后即将增加注册资本金抽逃。虽然贺某某提供审计报告证实青岛丰坤公司对其负有债务,但该审计报告并未对2008326日转出的195万元确认为还款。”我院认为,天津市一中法的上述观点正确,理由充足,并无不妥。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五条、《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试行)》第一百零四条的规定,本院决定不支持申请监督人贺某某的监督申请。

【监督结果】

武清院初步意见达成后,向市院做了专题汇报。根据市院朱专委的部署,我院针对该案件双方当事人存在的具体问题,展开和解协商工作。经过武清院大量细致的和解工作,双方最终于201458日达成一揽子和解协议,天宝公司自愿放弃执行款855598元,丰坤公司一次性给付天宝公司执行款570000元,双方加工承揽相关的其他争议纠纷彻底了结,再无任何争议。

 

 

【点评】

执行和解作为检察机关开展执行活动监督的一种重要的息诉方式,在民行检察监督工作中具有重要的作用,是推进经济社会和谐稳定,维护司法秩序正常运行的重要手段。

本执行监督案件的成功和解,不仅填补了武清院民事执行和解的法律监督空白,而且对加强武清民事执行监督工作规范化建设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同时对今后在办理类似案件时具有现实的借鉴意义。执行和解与我国倡导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同步的,执行和解能够为当事人搭建沟通的桥梁,检察机关通过召集双方当事人进行面对面的交谈,耐心引导,有机结合“法、理、情”,促使双方当事人能够衡量利弊,互相宽容和谅解,及时解决矛盾纠纷。在我国当前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进程中,大力推行执行和解制度有利于实现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化解社会矛盾,同时,执行和解也有利于减少司法资源的浪费,实现案件纠纷的及时解决。

 

关 闭